fifa手游操作技巧
當前位置: fifa手游操作技巧 > 24小時 > 正文

fifa手游大更新:紅杉資本吃定幣安? 趙長鵬說法庭見

2019-05-26 09:56:23 來源:小蔥區塊鏈   

fifa手游操作技巧 www.tuyap.icu  

  

幣安創始人趙長鵬

  紅杉已在幣圈投資多個項目,但與幣安的糾紛卻揭露出傳統VC巨頭進入幣圈等新領域后的“水土不服”。

  5月23日,據國外媒體Coindesk報道,趙長鵬正在起訴VC巨頭紅杉資本中國(Sequoia Capital China)損害了他的聲譽,阻止他以有利的估值籌集資金,并希望紅杉資本可以對他進行賠償。

  5月20日提交給香港高等法院文件顯示,趙長鵬已通過其律師向法庭提出申請,要求“立即對損害賠償進行評估”。根據法院官網信息,趙長鵬將于6月25日與紅杉資本(中國)有限責任公司(SCC Venture VI)在法院舉行聽證會。

  該申請要求法院進行審查,以確定趙長鵬是否在2017年12月27日紅杉資本獲得禁令后持續“遭受名譽損害”,導致他直到2018年3月1日之前都無法從其他投資者那里籌集資金。

  如何審查結果屬實(趙確實受到損害),那么他將有權要求紅杉資本對他進行賠償。趙長鵬并沒有提出具體賠償金額。

  趙長鵬在文件里表示,

  “禁令對我造成了損失,我有權獲得紅杉資本的合理賠償。特別是,我經歷了i)在公司估值上漲的后續融資階段喪失了一系列機會; ii)損害我的聲譽。“

  截至目前,紅杉資本都尚未對CoinDesk的評論請求作出回應。

  幣安與紅杉資本恩怨始末

  幣安與紅杉資本的恩怨始于2017年。

  事件的主角之一紅杉資本在各種頂尖風險投資機構榜單中永遠是前三甲,不管是海外還是在中國境內,紅杉資本的戰績顯赫,美國的Google、Cisco,中國境內的阿里巴巴、奇虎360等科技巨頭都曾有過紅杉資本的身影。而幣安現在也成為數字資產領域數一數二的交易所。

  根據梳理,起因是去年8月,趙長鵬和紅杉資本開始就幣安投資條款進行談判。香港法庭文件顯示,紅杉當時對幣安的估值為約8000萬美元。如果雙方達成交易,紅杉資本將獲得幣安近11%的股份。

  談判一直持續了好幾個月,但始終沒有談妥。與此同時,數字貨幣價格一路飆漲。至去年12月中旬,比特幣突破了2萬美元,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雙方談判宣告破裂。

  去年12月14日,趙長鵬團隊告訴紅杉資本,幣安的現有股東認為紅杉的提議報價低估了該交易所的價值。

  而IDG資本也在此時找到了趙長鵬,表示愿意向幣安注入兩輪資金,對其估值分別高達4億美元和10億美元,這個估值遠高于此前紅杉對幣安的估值8000萬美元。

  紅杉方面認為,趙長鵬在已經簽署了TS后還與IDG談判違背了雙方曾經簽署的排他協議,法院則認為,有必要進行進一步聽證,從而確定趙長鵬是否真的是過錯方。

  趙長鵬方回應稱,其與IDG的討論的是B輪融資,與A輪融資無關。原告SCC在沒有通知的情況下單方面申請禁令是濫用程序行為。

  2018年4月26日,法庭判決紅杉申請禁令的確是濫用程序。另根據2018年12月12日做出的最終決定,法庭駁回了紅杉關于趙長鵬違反競爭性協議的主張,即趙長鵬方與IDG資本的討論實際上是為了B輪融資。

  趙長鵬連發11條推文回應糾紛細節

  5月24號,針對起訴紅杉資本損害名譽一事,幣安創始人趙長鵬今天連發11條推文回應,重點內容如下:

  1.仲裁庭駁回了紅杉的所有訴訟請求;

  2.我贏了,案件非常具有破壞性,禁令使其無法在2017年底為幣安籌集資金,而這是市場的關鍵時刻;

  3.此前,禁令和紅杉對其的嚴重指控被公之于眾,但由于仲裁是保密的,我無法公開為自己辯護。

  4.香港法院后來確定紅杉在獲得禁令方面的行為是濫用程序。去年年底,仲裁庭終于確定紅杉的所有索賠完全沒有法律依據。

  5.紅衫中國為此共承擔了240萬美元的相關法務費用,但卻敗訴了。我即使在贏得訴訟后,也不被允許將結果公之于眾,因此必須反訴以公布結果。

  6.我自己需要先墊付77.9萬美元的法律費用,最終由Sequoia支付。這對于大多數企業家來說是無法做到的。大多數企業家也無法在即將被提起訴訟的情況下為他們的創業公司獲得額外資金。

  7.許多初創企業別無選擇,只能屈服于風險投資公司所采用的不公平條款或做法,尤其是一個非常著名的風險投資公司;

  8.我們不只是在防守,而是為行業而戰;

  9.幸運的是,對于如今的企業家來說,現在還有其他選擇。 歡迎人們使用基于區塊鏈的籌款活動。”

  紅杉資本與區塊鏈行業的恩怨情仇

  紅杉資本與幣安有貸款協議在先,在這個基礎之上簽訂了Term-Sheet(投資條款清單或者叫投資條款協議,就是投資公司與創業企業就未來的投資合作交易所達成的原則性約定),約定紅杉資本幣安A輪融資中有排他的權利。

  排他性權利(Exclusive Clause)在VC屆非常常見,簡單地來說,就是相親過程中,A女士與B男士見面就不要與C男士見面了。但整件事下來,紅杉資本多少給人留下了“店大欺客”的印象。一方面,是紅杉在國內的行業地位,按照紅杉在VC界的地位,通常被紅杉投的企業就像被皇帝看上選入宮的妃子,基本上沒有人會反抗。但另外一方面,紅杉顯然也沒有意識到區塊鏈行業的訊息萬變以及幣圈爆發性的增長,幣安的估值激增,本身不差錢。用幣圈流行的一句話概括“幣圈一天,人間一年”,幣安不滿紅杉提出的估值,紅杉不滿幣安私下與其他的投資機構勾搭,矛盾一觸即發。

  紅杉資本作為古典VC投資機構,在進入區塊鏈和幣圈這個發展迅速的新領域時,之前的操作模式也不一定行得通了。

  當然,幣圈內部對于紅杉的態度也有不同,比較有意思的是后續再一次事件升級之后火幣的態度。當時火幣CEO李林發朋友圈表明會優先審核紅杉資本投資的區塊鏈項目。

  幣安何一隨即就回應了,暗暗與火幣“較勁”了一把,

  1、幣安的披露是中性信息;

  2、區塊鏈行業的存在是因為顛覆了傳統的融資模式,讓創業者不用跪著創業;

  3、Binance不迷信名字,更關注項目本身,沒有特殊通道。

  這番回應與今天趙長鵬發的11條推特表達的意思大致相同,即區塊鏈行業并不會迷信名字和大公司,做的就是去中心化,同時,維護創業公司的原則和尊嚴。

  幣安與紅杉的爭端揭開了紅杉作為古典VC投資幣圈的一角,而且由于之前的事件升級,是一則謠言稱幣安將清查所有跟紅杉有關的項目,導致幣圈炸鍋,媒體梳理出紅杉參與了幣圈多個項目投資,其中包括據公開資料顯示,紅杉資本曾投資過Filecoin、Orchid Protocol、IOSToken、Ontology等加密數字貨幣項目,以及上面提到的火幣等,到目前為止,紅杉與這些項目尚未爆出糾紛。

  傳統VC入局幣圈并不是只有紅杉一家,不過紅杉與幣安的糾紛還是或多或少反映出了傳統VC機構進入幣圈的“水土不服”,多少源于他們傳統的“辦事風格”。其實,對于紅杉等傳統大VC的吐槽聲一直絡繹不絕。

  2014年口袋購物王珂在接受《中國企業家》的采訪時吐槽紅杉,他回憶當時A輪投資的“險境”:“我是(2012年)清明節放假的前一天找的他們,聊完之后當場就決定干。然后清明節期間紅杉加班加點的給我們發郵件,(所以)后來讓紅杉成為主投資方,但是他們拖了十幾個月之后了無音訊,基本是被放鴿子了。”由于被紅杉拖著,既沒有資金注入,又不能轉而尋找其他投資人,因此王珂發了律師函給紅杉,若再不投資即視為放棄。“紅杉以前這樣拖死過很多項目,比如ispeak就被拖死了,本來YY語音是ispeak做出來的,就是紅杉拖了7個月,最后說我沒想清楚就不投了,其它本來要投的公司覺得既然紅杉沒想清楚那估計是有問題,后來就都不投了。

  后《創業家》一篇名為《銀杏困境——小創業者眼中的大VC》也引爆業內,這篇文章沒有指明是哪家VC,銀杏統稱了所有這些VC屆的大佬,從四位創業者口中總結了傳統VC機構投資的流程模式。

  創業者稱,創業項目在銀杏面前是被挑選的,以銀杏的威名,其它競爭的幾家投資機構也不怒反喜:銀杏的橫刀奪愛證明了它們的眼光。Term Sheet(投資意向書)簽好,盡職調查也很快完成,專業并且細致。接下來的一個半月,我有足夠的時間領略銀杏的風格。

  “我在國外。”“我不在國內。”“你可以找某某。”簡單地說,我找不到銀總了。對于我,銀杏成了一個傳說,可望不可即。Term Sheet要求我不能舍此他顧或對投資人兼收并蓄。

  耐心等待的最后,“這個項目不錯,”我的項目負責人對我說,“但現在有一個事實,我們另外一個團隊,決定投資一家與你們業務基本相同的公司。一般來說,我們不會同時投兩個競爭對手。因此,第一個問題,你能不能接受我們同時投你們兩家?而且,你即便接受,我們也不一定會投你。”一般的創業企業走到融資這一步,意味著它在高速發展的同時對資金的需求非常急迫,很可能錢已經用光了,融資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但到達這一步也不意味著成功,銀杏可能會選擇競爭對手或者繼續壓價。這位融資失敗的創業者后來稱,當我再回頭去找最初的那幾家請求“留一個點”的投資機構時,它們無一例外地都往后縮了。以前談妥的條款全部要重新談。實際上,是談不成了,因為它們根本就不愿意再投了。

  這就是所謂的“銀杏困境”。

  可見,大型傳統VC在與創業項目創始人的談判中具備話語權,也導致他們的行為模式多少看起來是高高在上,甚至有點咄咄逼人,項目方抱怨也在所難免,傳統VC機構利用同一套模式在所有行業“一招鮮吃遍天”。

  但是在幣圈,似乎碰了釘子。當紅杉帶著傳統VC的老套路進入幣圈投資時,面對的是價格一路飆漲并且市值快速上漲的數字貨幣市場,熱錢紛紛涌入尋找機會,幣安作為2017年8月剛成立的平臺,短短幾個月內,隨著行情的爆發而瞬間成為行業內數一數二的交易所,本身并不差錢,據當時小蔥的統計,爭議期間幣安18年一季度凈利潤粗略計算高達9.45億人民幣,超過99.9%的A股上市企業。一方面是多個競爭者提供更好的條件,一方面強勁的現金流和快速的業務擴張也給了幣安對紅杉說不的底氣。

  雖然,都是同處于剛開始發展A輪融資的創業公司,但是幣安顯然也不是之前那些實力較小,可以任VC隨意挑選拿捏的“軟包子”。在爆炸性增長的幣圈和倍級擴張的交易所面前,紅杉沒有及時放下身段,可能正是這場矛盾爭端的起始點。

  傳統VC機構在進入幣圈時,看來真的要變變思路了。

免責聲明: IT商業新聞網遵守行業規則,本站所轉載的稿件都標注作者和來源。 IT商業新聞網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IT商業新聞網”, 不尊重本站原創的行為將受到IT商業新聞網的追責,轉載稿件或作者投稿可能會經編輯修改或者補充, 如有異議可投訴至:[email protected]
微信公眾號:您想你獲取IT商業新聞網最新原創內容, 請在微信公眾號中搜索“IT商業網”或者搜索微信號:itxinwen,或用掃描左側微信二維碼。 即可添加關注。
標簽: 趙長鵬 區塊鏈

品牌、內容合作請點這里: 尋求合作 ??

相關閱讀RELEVANT